王志贤文章选登
我的父亲...
王志贤关于旧体诗致峻...
铮铮铁骨绝俗尘...
军人的情怀 时代的...
我为泰山作颂歌...
  王志贤文章选登
我为泰山作颂歌
 
                                                  ——《泰山颂》百幅系列作品的创作体会
 
    萌生创作《泰山颂》百幅诗画系列作品,是在二〇〇七年正月形成的。这是我第六次到泰山写生,尽管春寒料峭,山顶飘舞着碎雪,日出、云海、瀑布等景观还不是那样生动,但突兀峻峭的山石,苍翠铁铸般的松柏,一望不见其底的深涧峡谷,以及难以穷尽的刻石和古老建筑,给沉寂的思绪更以无比的激励。晚上回到住所,翻看一周来近百幅速写稿,查阅有关泰山的书刊、影集,深深感到,博大雄伟的泰山足以让人倾倒,足以让人为之颂唱。泰山是祖国历史文化的缩影,是伟大中华民族的象征。当时举国上下都为迎奥运做贡献,我也想以手中的画笔讴歌伟大的祖国,于是画泰山的构想油然而生,难以遏制的创作冲动让我紧锣密鼓展开,并想在奥运会之前推出一个专题展览。
    一、生死刚正,铸造泰山烈烈风骨
    泰山横空出世,雄伟博大;泰山景观优美,气象万千;泰山松、柏、云、水奇绝,美丽的传说、奇妙的故事难以穷尽。为了集中精力画好泰山,我带着古人歌颂泰山的诗文和图片资料,带着几本历年泰山写生的速写画稿,躲进烟台崆峒岛,隔海谢客,日夜沉寂在既艰苦又幸福的创作中。
    可是,事情并非自己想象的那样简单,首批三十幅作品完成后,统观所作与雄伟泰山形象大相径庭,未能表达出五岳独尊的尊位形象和境界气韵。满怀抱负的我,一时陷入极度彷徨与无助的苦恼中。在一阵苦楚后,我再登泰山,认真细心观摩,并赴济南请教刘宝纯老师和乍启典老师,把所作题画诗寄往上海,请峻青老师点评,还复印数份诗稿分送朋友评头论足。与此同时,我带着创作中亟待解决的问题,临阵磨刀,认真向古人和近代大师及有成就的同辈画家学习。
    回到起点,重新开始。画幅小改大画,不如意的废了再画,有的景观横画竖画,大幅小幅,折腾一遍又一遍,问题的症结终于找到了,我感到,以前所作主要“输在气势上”。气势大小不在画幅大小,不在山脉回转走向,不在云气分布弥漫,主要是骨气。“生死刚正谓之骨”,古人的话点醒了我。泰山雄强、博大、突兀的顶天立地形象,不就是一个“骨”字吗?泰山松因为有“骨”,在风雪中傲然挺拔,千古苍翠;泰山柏因为有“骨”,在极度严寒与酷旱的北方,宁死不屈,虽死犹生;泰山也正是有骨,才拔地而起,成就五岳之首的尊位,就是一块看似普通的泰山石,也享有“泰山石敢当”的美誉。于是,我强化传统的“骨法用笔”笔法,着力刻画泰山至刚、至尊、至雄、至强的形象特征和精神风貌。
    实际上,骨法用笔早在南北朝谢赫时就提出来,凡中国画研究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此时的我,才深深理解骨法用笔的真正含义。骨法用笔这个从书法中形成的中锋线条,是中国画的生命线,是中国画千年不衰的“力”的支柱,也是中国画所以冠以“中国”二字,并作为民族文化形象的原因所在。也就是在此时,我把骨法用笔的“骨”字同泰山的精神联系在一起,与中华民族的精神联系在一起,成为创作《泰山颂》系列组画崇高的不可替代的“一字金针”。
 
    二、线面结合,打造时代精品力作
    确定一字金针——“骨”,就是确定中国画骨法用笔的传统笔法,也就是确定独立于民族之林的中国画笔墨。这又回到改革开放数十年乃至更长时间的中国画何去何从的老问题上来。这是一个不容回避的问题,是每一个有民族责任感的画家不得不思考不得不认真解决的问题。
    笔墨之争涉及中国画的继承问题,以骨法用笔为集中体现的中国画笔墨,不仅仅是国画的一种技法,而是祖国优秀传统文化和民族精神的集中体现。中国人用中国人的哲学思想和观察问题的方法,从至高至大的境界俯察大千世界万事万物,洞悉物象不受外界条件影响的本来面目,以抽象的墨线和与之相适应的点面来表达感观。这种以中侧锋用笔所产生的笔墨之法,演绎出一篇篇一幕幕精彩绝伦的艺苑华章。从微观上看,尤其在外界条件(主要是光)的影响下,物象千差万别,景象变化不尽。西方人以色彩和素描的方法描绘眼中所见到的真情实景,是真实科学的,也是丰富多彩的。如此不同观察方法所产生的不同结果,产生与此相适应的不同绘画技法和作品,是十分自然的事。两种风格的作品,没有好坏优劣之分,也没有境界高下之别,完全可以在同一个蓝天下和在同一个艺术殿堂里,各自展示自己的风采;也可以在同一个画家手中和同一幅作品中,融容和合,异彩纷呈。
    在《泰山颂》组画的创作中,我采取继中融西、博古厚今的思维方法,从宏观上探索,从微观上把持。既重视线,又重视面;既重视墨,又重视色;既保持线的独立品格,又观照物象在光的影响下的斑斓色彩关系。让线与面在对立中得到统一,让墨与色在矛盾中各展异彩。我体会到,线面关系与色墨关系既矛盾又统一;既是一对须臾不可分的兄弟,又有各自独立存在的体系;既可如人之骨肉一样表现为一,又有各自存在的价值表现为二。结合得好,线的骨骼立得住,而又血肉相连;结合的不好,或面吃掉线,不见其骨,或骨线独尊,刻露而不浑厚。
    在表现泰山日出景观时,我确实感到传统笔墨之无奈。借用西画和姊妹艺术之优长,同样的宣纸,同样的画笔,在基本笔墨线条形成后,反复渲染,有的地方甚至大面积使用石色重彩,就可以表现出云蒸雾蔚霞光灿烂的日出景观。这何乐而不为呢?这更说明中国画的博大包容性和无限活力与生机。我们既不沉醉于古人成熟笔墨的困囿中,又不被时风所动而不辨东西。当以现实生活为依据,探索足以反映时代特征和自己风格的绘画语言,不断超越自己,努力打造不负时代的精品力作。
 
    三、重实求意,彰显泰山宏伟气象
    前几次到泰山写生多是走马观花,了了草草,回来凭印象画泰山,还美其名曰“写意”。创作系列组画,仅凭印象搞创作是远远不够的。泰山景色优美,气象万千,无处不是诗,无处不是画。但实际画起来,常常会在速写稿前无法落笔,也会因春夏秋冬季节变化而心中无数。这里既要对泰山烂熟于心,了如指掌,又要在写意与写实的安排上处理好两者关系,既不面面俱到眉毛胡子一把抓,也不望山扑影单凭印象“创作泰山”。几点主要做法是:
    1、 突出重点,以彰其宏。凡游泰山的人,对泰山松、南天门、日出景观的印象最深,过目后往往一生难以忘怀。重点刻画好这些标志性景观,是每一位画泰山的画家的首选,也是画泰山成败的关键。我在创作《泰山揽胜》这幅反映泰山全貌的作品时,突出几处有代表性的景观,余者或一掠而过,或以云雾掩之,只要烘托出宏伟博大的泰山形象就可以了。在创作《桃花峪春色》这幅作品时,完全凭印象画。我本来只到过一次桃花峪,而且是桃花未开的初春。当时我被桃花峪这富有诗意的名字感动,问过山里人桃花盛开的景象。天下的桃花都一样,完全可以凭想象画出桃花盛开的画图,给人以春潮澎湃的视觉感受。这幅作品完成后,不管到过或未到过这里的人都说“美”。我想此类作品只要画出大体特征,给人以美的享受也就够了。
    2、 入微刻画,以显其奇。如果说《泰山揽胜》、《桃花峪春色》之类的作品是写意,那《天下大观》、《经石峪奇观》及《五岳独尊》就是写实了。对景色极为优美典型的景观,尽管不采取焦点透视取景法,但必须给人以真感实受。我根据较为详尽的写生稿,并参照有关资料,细致入微地“照本宣科”,不怕人说“画照片”,只要“真象”,只要给人以感动和震撼就足够了。因为这些景观本身就是一首首史诗,就是一篇篇震撼人心的历史杰作!
    3、 重彩涂染,以求其化。在写意与写实的对立统一矛盾处理时,还遇到一个极为棘手的问题,如在反映泰山层层叠叠松涛时,常常“画过了”,墨色复加,黑乎乎一片,不见眉目;也常常“画不够”,星星点点,难见松海磅礴的气势。传统山水画遇到这种情况多采用以少胜多的方法,但难以表达浑厚苍茫的真情实感。我试以石青石绿不透明的石色重彩,层层复加涂染松树的受光部分。这种类似放大的“嵌宝点”,使黝黝墨色为之一亮,松海叠翠的景象出现了。但任何事物都要把持一个“度”,石色用过了显得“花”,用不足则会显得“浊”。必须根据观画者的视觉距离,适度把持石色的运用“火候”。
    4、 虚实相生,以感其幻。山水画,尤其在反映泰山如梦如幻的云海景观时,采取虚中有实、实中有虚和以实写虚、以虚写实的方法,表现出泰山突兀雄伟和虚无缥缈的仙境感受。写实与写意有机结合的关键处是一个“虚”字。虚处,这里主要指云雾缭绕处。对云的画法虚实并用,有的采取古人的留云法,有的采取今人的染云法。组画中的《桃花峪春色》、《后石坞朝晖》,以留云法见其飘渺。而《泰山朝晖》、《泰山揽胜》则以染云法感其浑厚。不管是小心翼翼地“留”,还是层层叠叠地“染”,其云的最亮处仍是宣纸的本身色,是不着一笔的“白”。要做到留的云有厚度,单而不薄;染的云有韵味,厚而不脏。在用笔用色时必须斟酌再三,慎之又慎。
 
    四、诗画相融,提升作品的文化内含
    题画诗从古老的中国走来,经魏晋南北朝的酝酿,唐宋时代的涌动,尤其集诗书画于一身的苏东坡的着力推动,元代形成了以文人画为主导的画坛格局,明清亦兴盛不衰,直至近代的吴昌硕、黄宾虹、齐白石等画坛巨匠,无不把题画诗视为画中的点睛之笔。可能任何事物都有一个由盛及衰的过程,题画诗也难逃此运,有人视题画诗为障碍,硬要扫地出门而后快。祖国这样一枝优秀的艺苑奇葩,眼睁睁地从我们手中消踪匿迹,心中时而隐隐作痛。于是我坚持诗画结合的路子,坚持题画诗与现代山水画和花鸟画相结合的探索,坚持题画诗的普及与推广。在《泰山颂》系列作品中,几乎每画必题。著名作家峻青先生对此有详尽的评论,给予充分的肯定。我感到这些题画诗对提升作品的内涵和文化品位,对增加作品的趣味和感染力,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我没有按计划完成作品创作,向北京奥运会献礼的专题画展也搁浅了,但画泰山、颂泰山的初发心未变。现在终于经过两年多的努力完成了百幅画作及题画诗的创作,为今后继续画好泰山打下了良好基础。
    泰山不愧是伟大祖国的象征,泰山形象常在眼前闪亮,泰山精神永远激励我不懈地努力和拼搏!
 
                                                       二〇〇八年十月于滨州初稿
                                                                   王志贤
Copyright ©2010 版权所有:王志贤书画院 鲁ICP备10207450号-10 技术支持:龙盟科技
地址:山东·烟台市毓璜顶公园瑶池正厅 E-mail:wanglehe@qq.com